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音樂劇創作鬼才法蘭克.懷德恩 量身打造《死亡筆記本》呈現百老匯音樂劇高水準

❝雖然是日本漫畫、日本製作、日語劇本的「和製音樂劇」,《死亡筆記本》在音樂創作上毫不馬虎,由知名百老匯作曲家法蘭克‧懷德恩(Frank Wildhorn)領軍,與作詞家傑克‧墨菲(Jack Murphy)與劇本改編伊凡.曼奇爾(Ivan Menchell)攜手打造,再由日方轉譯為日文演出,讓《死亡筆記本》具備一線百老匯音樂劇的水準。❞

法蘭克‧懷德恩是音樂劇鬼才,他才二十幾歲時就寫出了音樂劇《變身怪醫》(Jekyll & Hyde),即使沒有立刻在百老匯上演,優美的音樂內容吸引了知名音樂劇演員寇姆‧魏金森(Colm Wilkinson)為之錄製概念專輯,立刻受到眾多矚目,之後此劇也順利於百老匯上演四年之久,當中最知名的歌曲《This is the Moment》更被翻唱超過一千次,還登上過奧運、美國總統就職等舞台,讓懷德恩成為最炙手可熱的百老匯作曲家之一。

懷德恩的創作也十分「全球化」,除了在歐洲也有作品發表外,他也是第一位與日本知名劇團「寶塚」合作的百老匯作曲家,之後更在日本發表眾多作品,2015年他甚至與當年主演其劇作的寶塚明星和央葉華(和央ようか)結婚,可見其對日本文化鑽研之深。

Q:在接到《死亡筆記本》的創作邀請前,您知道這部作品嗎?對原作的想法是什麼?

懷德恩:我在先前不太清楚這部漫畫,可是我有個很迷日本文化的兒子,跟我說這漫畫非常適合我來譜曲。後來我鑽研了《死亡筆記本》漫畫、電影版與動畫版等等,深深愛上了這作品。縱使我與導演和劇作家創作了音樂劇版,我還是對漫畫原作致上最高敬意。

Q:對您而言,本次創作最困難的部份在哪裡?

懷德恩:音樂劇創作最困難的部份總是「團隊合作」。我的工作是要和導演合作無間,並讓音樂團隊的詞曲能夠達到「說故事」與「建構角色」的雙重效果。不過這次由於有很多年輕的角色,讓我能夠用很現代、前衛或是流行的手法來為他們創作歌曲,充分發揮我先前在流行音樂界的經驗,我非常享受這樣的創作過程。

Q:《死亡筆記本》可說是帶起了一種流行文化,您如何將它改編成劇場的方式呈現?

懷德恩:即便它是流行文化的產物,我覺得這故事也很像《亞瑟王與石中劍》,帶有十分傳奇又神話性的色彩;它也很像莎士比亞故事,這些元素都是音樂劇創作很好的材料。

Q:全劇中您最享受創作過程的有哪些歌曲?

懷德恩:我特別喜歡當中的兩首歌:《Hurricane》(日文版為《デスノート》,由夜神月演唱)在整齣劇中給了我一些發揮空間,可以為劇中相當戲劇化的情節創作搖滾經典。《When Love Comes 》(日文版為《愚かな愛》,由死神雷姆演唱)則是人人皆會喜愛的情歌,但也很適合劇中的角色情境。我也很喜歡彌海砂的《I'll Only Love You More》(日文版為《秘密のメッセージ》,由彌海砂演唱),還有《Playing His Game》(日文版為《ヤツの中へ》,由夜神月與L演唱,是相當著名的網球PK場景)。

Q:您覺得2015年的首演版如何?演員是否有展現出您想像的樣貌?

懷德恩:有!有!有!當年不管是日本或是韓國版,我都很榮幸能跟這些超棒的演員們合作,其中像是濱田惠(濱田まぐみ,飾演雷姆)已經演出過八、九部我的作品,是與我合作最多次的演員。但我必須說,所有卡司都非常棒,皆用他們的方式展現出自己的力量與特色。

Q:《死亡筆記本》音樂劇的日本製作團隊讓您印象最深刻的地方為何?

懷德恩:在日本,從製作公司HoriPro開始,到執行端的團隊,每一個環節都展現出高度專業。栗山先生也是非常棒的合作者跟好導演,尤其在這種擁有眾多不同文化與語言合作的製作中,更顯得重要。在這裡每件事都規劃完美並嚴肅以待,但又持續保有美好、有趣與充滿創意的揮灑空間。

Q:能否與臺灣觀眾分享一些話?

懷德恩:我相當興奮《死亡筆記本》能到臺灣演出,因為我的助理也來自臺灣,他家人終於有機會能夠看到這齣劇!希望臺灣觀眾能像日本與韓國觀眾一樣喜愛這齣音樂劇,更希望未來能夠與你們共享更多作品。「謝謝大家」!(註:此句話懷德恩特別以中文寫出。)

《大劇報》006期/2017 MAY.JUN  撰文│連士堯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