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王福瑞所聽見的克里斯・瓦東克 像心跳般界於掌控與被掌控間

❝2013年臺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的《迫聲音-音像裝置展》,邀集來自美國、比利時、法國、義大利、德國、瑞士、哥倫比亞、智利等20位跨國藝術家參展,也讓臺灣傳奇聲響藝術家-王福瑞和比利時跨域藝術家-克里斯・瓦東克(Kris Verdonck)結下緣份,這次我們邀請福瑞老師來談談他所「聽」見的克里斯・瓦東克。❞

Q您是在2013年北美館《迫聲音-音像裝置展》中,第一次見到克里斯嗎?

沒錯,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克里斯,那是一場圓桌座談,參與展覽的藝術家相當多。我的作品是比較著重在聲音上,而他比較偏向劇場,我們就透過圓桌座談來瞭解不同領域藝術家之間的創作。

Q對他的印象是?

我透過作品來認識他。當時他的展出是展覽入口兩邊的《人像柱》作品,一對巨大柱子各擠進一男一女,在狹窄柱體中受到壓迫又試圖站穩,過程中常因穩不住身體而歪扭倒下,到最後這對男女終於站穩,挺直站好。視覺上男女被限縮在很小的空間,非常壓迫、身體呈現上下顛倒狀態,觀者所感受到的緊張感,令整個空間和視覺呈現非常的震撼。

雖然他們穿得西裝筆挺,但現實難免遭遇掙扎、困境,也讓我再去思考,在體制框架內,有時不斷墜落,又有時能在絕處找到機會,站穩腳步,是否也象徵了他們的心裡狀態一直不斷在改變。

Q如果可用一種聲音來代表一個人,您覺得克里斯是什麼聲音?您自己又是什麼聲音呢?

我覺得克里斯的聲音很像「心跳」,是在「可以控制」與「不可控制」間的拉扯,有些事情可能你想改變,但其實蠻徒勞的。就像心跳一樣,雖然你想控制跳動的快慢,但其實又是無法掌控的。他的作品常讓我有這種感覺,介於某一種拉扯,看起來很正常又超乎想像。

我覺得自己是「蝙蝠」的聲音。因為我是用「聲音」去探究這個世界的,從過去到現在都不停在找尋各種聲音的可能性。就像蝙輻一樣,牠從喉部或鼻部發出超音波,將訊息(超音波)發射出去,再反射回來,以理解這個世界。

Q能否再多跟我們聊聊這位像「心跳聲」的跨域藝術家?

我看了他的作品後,也讓我想起2015年蘇文琪身體輿圖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藝術節演出時,我們乘空檔去看了其他演出,那時比利時有很多舞蹈或劇場作品,但是他們呈現的方式比較不是我們平常所接觸的演出方式,充滿著實驗性質,不是我們想像中傳統的演出類型,有很多劇場、行為、裝置藝術結合的表演,我們看不到純粹的舞蹈或話劇,但又在舞台上呈現了一種多元而自由的美,看到了這些作品,也讓我想起克里斯的作品也有這樣的特性。

Q請與我們分享這一次克里斯帶來的作品《I/II/III/IIII》,它帶給您的感受?

剛開始看作品時,感覺舞者穿得很正式,禮服式的、稍為有點莊嚴,舞蹈也非常優雅,但慢慢發現她們的動作跟我們平常看的不太一樣,不像一般地心引力所形成的動作,也好似有某種東西在牽引這些舞者。

舞者運動的肢體和方向讓我感覺到,一般常人並不會這樣移動,在背後有某種拉扯,在控制著這些舞者。我相信克里斯是想要尋找某一種邊界吧,透過作品不單單只是舞蹈很美什麼的,他想讓我們多想、去思考另一層的問題,至於是什麼問題就你們自己感受吧!

 

王福瑞/聲響藝術家

為臺灣聲音藝術傳奇先鋒,他帶領聲音藝術進入了新的領域與發展,1993年以先鋒之姿成立第一個實驗音樂廠牌和出版刊物「Noise」,2000年加入臺灣媒體藝術發展中少數以互動為主的創作實驗團體「在地實驗Etat」,並推動國際「異響BIAS」聲音藝術展與「台北數位藝術獎」聲音藝術類別。2015年與藝術家盧藝成立「響相工作室」,持續致力推動海內外聲音藝術相關展覽與表演以及工作坊,該工作室致力嘗試以創新實驗性的聲音作為主要核心概念,執行聲音藝術的相關創作與其推廣計畫。

INTERVIEWEE│響相工作室 王福瑞;TEXT│臺中國家歌劇院;PICTURE│Alwin Poiana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