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一探梅田宏明的共感美學:數位科技,如何與舞蹈共舞? ── 日本跨域編舞家梅田宏明 身體田野計畫 《勾勒》

❝數位科技不僅影響你我的生活,更默默影響各個領域,在表演藝術上,數位科技早已成為藝術家重要的創作元素,精準的數據和演算方式,更讓創作者得已精準掌握每個創作細節,進而創造出不同凡響的成果,被譽為日本最「難以定位」的傑出藝術家梅田宏明,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圖說│數位科技如何影響表演藝術?擅長運用數位科技元素創作的日本跨域編舞家梅田宏明,以全球首演新作《勾勒》,展現數位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多元性。


數位科技化身為創作媒材,早已是新媒體藝術的常態。近年來,它更潛入劇場,成為一種不可見的工具,為舞台創造出各種不同凡響的效果與奇觀。將身體、影像、節奏與聲響等元素吸納到表演創作中並不稀奇,將所有元素互為主體地融合成一體,共譜具有高度協調性的「協奏曲」,就需要高度的創作才能。


非典型舞者 破除舞蹈疆界

作為日本當代最傑出的藝術家之一,且被喻為「難以定位」的藝術家,梅田宏明(Hiroaki Umeda)既是編舞家、舞者,同時也是新媒體藝術家。身為舞者,梅田宏明並非來自專業舞蹈背景,其20歲才開始習舞,反而創造出獨樹一格的舞蹈風格(結合芭蕾、嘻哈、機械舞、鎖舞等),融入新媒體藝術創作,不僅破除了舞蹈的規律與編舞的疆界,更表現出一種極簡且碎裂的影像風格,充分反映出當代焦慮的生存狀態,也藉此建立梅田宏明特有的影像舞蹈美學。

《適度異變》(Adapting for Distortion, 2008) 、《觸.覺》(Haptic, 2008) 、《形式暫留》(Temporal Pattern, 2013) 到 《形層疊影》(Holistic Strata, 2011),梅田宏明將光影、聲音與身體三者和諧共融,卻又破除元素之間的界線,在舞台上呈現一種獨特的體驗美學。


光影、聲音、身體的共奏與實驗

由於科技在這些表演的創作與表現過程中,占據著一種更為「根本」的角色,甚至成為表演根本性的一部分,因此激發更深層、更多關於表演理論的反思與詰問。例如《形層疊影》是梅田宏明與日本山口縣藝術媒體中心YCAM(Yamaguchi Center for Arts and Media)於2011年共同合作製作的作品,這部作品結合了舞蹈、燈光、聲音等元素,梅田宏明嘗試在這部作品裡建構一個全然由舞者身體及其姿態所生成的「身體數據」系統。到2014 年開始的「身體田野計畫」(Somatic Field Project),梅田宏明則針對舞蹈風格中獨特的滑動運動(slippery movement)與視覺情節(visual scenario)進行更深刻的研究試驗。

此外,作為一個長期創作型研究計畫,身體田野計畫更強化「機械動力法」(kinetic force method) 1,訴求於一種基於編舞與運動方法的建構,同時提供教育年輕舞者的機會,促使其自身存有的身體,透過觀察己身與環境互動的類即興方式,尋求一種普世性的編舞體系,讓舞者作為獨立的個體;同時又作為整體的一部分,彰顯邊界的模糊性,並得以反覆試驗身體的能動性,創造出以「共伴——共創」(company)為底蘊的計畫。


以科技數據,改造身體移動的方式

更進一步的,在「身體田野計畫」《勾勒》(Somatic Field Project – contour) 中,梅田宏明以動態擷取設備捕捉細微的身體律動,讓身軀的律動感,緩緩地從腳跟抬起開始,逐漸拓延至腿、軀幹、手,乃至全身。《勾勒》對梅田宏明而言,是具備「既可見又不可見」的特質,其的確存在,卻因為人們行為是在無形且不確定中連結。正如梅田宏明所言:「此機械動力法不是一種風格,而是使用身體的方法,改造身體移動的方式。」梅田宏明的創作巧妙地讓所有單獨的元素融為整體,從舞蹈的肢體動作、場景設定、服裝道具、光影設計到聲響元素,運用極簡技巧(minimal technic)的前衛思想,讓舞者通過黑暗場景中對比強烈的光影運動,解構連結身體的多元性與舞蹈的規律性。在極簡的舞台與圖像美學中,以尖銳的流動性(fluid)與痙攣性(spasmodic)的舞蹈動作展現殘餘身體的生命動力。

梅田宏明的創作一直以來都在處理舞蹈與新媒體科技之間界線的消弭與融合,他以舞蹈為創作起點,加入聲音、燈光等其他新媒體元素,試圖實驗身體與物件、空間與其他元素之間的交融以及各種可能性,成就共感美學的完美形式。


尋找科技與藝術的共感美學

共感美學(Syn-aesthetics)源自於希臘文「synaesthesia」,「syn」 指 涉「一 起」(together) ,而「aisthesis」則意味著感官(sensation)或感知(perception);因此,共感美學強調著一種感官/感知融合的美學主義,它不僅是描繪一種表演的風格,也是一種研究表演的方式。這種結合科學,與從藝術、文學、表演及哲學延伸而來的論述,產製出一個豐富且感官性的詞彙,用以描繪某種特定表演實踐中的經驗本質,認為人們可以從認知系統轉移的過程,使所有感官接受能力整體性的迸發,開啟主觀性創造與藝術實踐的經驗與批判。2從共感美學視野出發可以發現,梅田宏明的作品融匯不同學科特質,來自新媒體藝術的數位圖像、聲響、透過動態擷取設備所創造出的虛擬化身體,以及混合不同舞蹈風格的肢體共生,結實地構聯起作品的多元面向與多重感知。

其創造的場域,透過尖銳刺耳的高頻率聲響、身體律動的改造,以及急遽明暗變化的光影,成就一場身體協奏曲的改造試驗,並使得所有的一切都回到身體本身,成就人體作為媒介的詮釋性本能。更甚之,從梅田宏明創作軌跡可以發現,數位科技已然成為一種「忘卻科技」(forgetting technology);即,當數位科技開始成為創作體現實踐活動的一部分後,科技的存有便開始被忽視、被遺忘,抑或是,科技在表演與觀賞經驗中成為人身體與表演必然的一部分。


虛擬性的情感美學經驗

由於梅田宏明新作「身體田野計畫」《勾勒》是以動態擷取系統創造出虛擬身體,以致身體的虛擬性並非存在於某個超越肉身經驗的領域裡,而是在數位體現(digital embodiment)裡存在的「虛擬面向」(virtual dimension)。3於此,身體不僅是物質性的,而且是一種連續不斷的把多種可能性物質化的過程,這些特別物質性的身體更是重複一定姿態和動作的結果,使得行為本身生產一個使身體成為獨特的且標示文化性的身體,其新作《勾勒》正式透過此般風格揭示不可見與不確定的連結關係。而將數位體現式的身體置放於沉浸式環境的同時,身體被部署(distributed)到幻想與現實(actual)之間,在某個不可能的空間裡移動,卻在另一個空間裡感受到移動。這個分裂卻又重疊的空間感受創造出介於不同空間領域之間的對應關係,也造就了虛擬性的情感美學經驗(an affective aesthetic experience),以至於我們很難以正確的文化語彙來形容這些情感。4

總體而論,當數位聲響與影像創造成為梅田宏明創作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後,純粹文本性的舞蹈開始強調「感官再現」(sensorial representation)式的展演,觀眾不再是單純的去理解表演,而是經歷表演,以自己的體驗去經歷了它。

梅田宏明的創作透過黑暗的場域強烈地激發對作品情感和哲學內容的探討,並以整體性的感知結構,構成作品的敘事,以作為其主題的基底。通過物理性表演、舞台設計和音效技術的融合,讓感性世界透過現場表演張力直接與人們接觸,使豐滿且多樣化的感官意識成為其核心特徵。


延伸閱讀:

梅田宏明Hiroaki Umeda

被譽為日本前衛藝術家代表之一的梅田宏明,身兼編舞家與跨領域藝術家,作品風格除富涵藝術性,更擅長融入科技數位元素與前衛的音樂風格,揉捻成極富個人特色的作品,演出每每令觀眾為之驚豔。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