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驚悚又優雅的機械天鵝之歌:以人擬物×極簡舞蹈變奏 ── 比利時跨域藝術家克里斯.瓦東克《I/II/III/IIII》

❝人類和機器的運動有何不同?如果沒有地心引力的干擾,舞蹈可以更無拘無束、展現更開闊的可能性嗎?來自比利時的跨領域創作者克里斯•瓦東克把4位舞者以機械懸吊於半空中,透過各式動作設計,展現在科技掛帥背後的人性問題。❞

於1810年出版的《論偶戲劇場》Über das Marionettentheater 中,德國浪漫主義作家克萊斯特(Heinrich von Kleist)透過一名芭蕾舞者對於傀儡戲的分析,強調表演者應該忘卻本身的情感,才能體現藝術之美。這名舞者甚至認為人偶的動作比舞者更能展現出美感,因為它的身體沒有任何慣性作用,可以輕易地抗拒地心引力的牽引:「傀儡就像精靈一樣,只輕輕掠過地面、稍稍減緩一下衝力,就可以讓自己的四肢飛揚地更完美。」比利時跨領域藝術家克里斯.瓦東克(Kris Verdonck)深受克萊斯特的美學影響,在他2007年創作的《I/II/III/IIII》中,企圖提出以下幾個疑問:人類和機器的運動究竟有何差別?所謂完美的表演者是要展現自己的靈魂,還是要拋下自我意識?


挑戰肉體與機器的極限

遊走於造型藝術與劇場、裝置與行為藝術、舞蹈與空間雕塑之間的瓦東克,從2000年初就開始從事創作。近年來,他作品的多變風格深受歐洲表演藝術界所青睞。這位鬼才藝術家從小就喜歡研究機械裝置,在大學就讀戲劇期間,他的導演作品就透過聲音與影像裝置,顯示出機器的生命力。在攻讀視覺藝術碩士時,也漸漸透過自己設計的機械裝置,營造出強烈的表演張力和感官效果。瓦東克在作品中試著挑戰肉體與機器的極限,凸顯出一種「令人不安的詭譎感」(Unheimlich)。例如,在一系列名為《舞物》(Dancer, 1993-2010)的計畫中,他透過機械的加速運轉,隱喻希臘悲劇英雄與命運奮鬥、直到毀滅的過程;《IN》(2003) 中,觀者則分不清全身浸泡在水缸、只靠透明管線維持呼吸的表演者究竟是失去意識的人類,還是有生命意志的物體。


末日來臨的人性困境

透過空轉不歇的機械、失去自主意識的人性、荒蕪蒼涼的場景,瓦東克在劇場作品中勾勒出一幅幅的末日景象。《終局》(End, 2008)在舞台上反覆呈現10組人類滅亡的意象,讓人想起了大眾媒體反覆播放的災難畫面。《空虛》(In Void, 2016) 讓觀眾遊走在8組自行運轉的機械裝置之間,把劇場變成了「無人之境」。《(世界末日的) 交談》(Conversations(at the end of the world), 2017)則讓5名演員在一片沙堆中喃喃自語。隨著沙雨緩緩降落,他們的獨白道出了生命盡頭的無奈與孤寂。

儘管瓦東克的劇場呈現出一種絕望、虛無的氛圍,但他並非要鼓吹悲觀厭世的人生觀,而是企圖讓觀眾思索關於存在的疑惑。如同貝克特(Beckett),瓦東克用抽離的角度重新探索現世的矛盾,深刻省思人性所面臨的困境,如他所言:「貝克特是我所有裝置的靈感來源。只有他才瞭解如果要真實地呈現人類,必須把身體與科技融為一體,並將兩者物化。舞台上的人成了物件,或是物體被賦予人性,這就是我想在創作中營造的『不安詭譎感』。」


科技時代下的人性考驗

《I/II/III/IIII》的靈感其實來自於經典芭蕾《天鵝湖》中的「四小天鵝圓舞曲」(Danse des petits cygnes)。對瓦東克而言,手牽著手、相互平行的4名舞者做出一模一樣的姿勢,就像是一群機械人。然而,只要其中一名舞者出了差錯,影響到4人的和諧,美感才會油然而生。

「我想要重現這種脆弱的平衡,用離心旋轉的概念去處理4名舞者的互動。」在這齣如大型裝置的表演中,瓦東克透過極簡姿態的重覆,做出層次分明的舞蹈變奏。4名來自阿姆斯特丹國際編舞中心(ICK Amsterdam)的女舞者,被機械裝置懸吊於空中,像是懸絲傀儡一般。儘管鋼絲讓她們失去重力,這些芭蕾伶娜仍試圖控制自己的肢體,以相同的速度擺出各種姿勢:旋轉、跪臥、伸展、蜷縮、倒立……她們除了要掌握身體的平衡,還得隨時注意夥伴動作的一致性,以及工作人員拉桿的強度與時機。

《I/II/III/IIII》中,身穿黑衣、做出整齊劃一動作的表演者屏除個人身體的獨特性,彷彿變成如出一轍的活動機械。瓦東克用「以人擬物」的手法,質疑科技對於人性的考驗。的確,人類始終都在探索如何製造出與自己相仿的生物,卻又對它存在著深深的恐懼感。

過去曾在恐怖小說或科幻電影出現的情節如今似乎可能成真,不管是賽博格(Cyborg) 、複製人(Clone) 、人形機器(Android)……透過機械與表演者的互動,瓦東克想要凸顯一種自然與人工的曖昧狀態,讓觀眾自行領會深層的人性矛盾,他說:「在我的作品中,只要表演者與機械裝置的關係越緊密,觀眾越可以體會這兩者的人性。這也是為何我不認為我呈現的身體只是一個物件。他們只是透過一種物件的狀態去展現人性敏感、焦慮的一面……。」




TEXT│王世偉;PICTURE│Alwin Poiana、Danny Willems


延伸閱讀:

克里斯.瓦東克Kris Verdonck

比利時最重要的當代跨域全才藝術家,擁有視覺藝術、建築與戲劇訓練背景,擅長透過不同媒材創作,作品風格多元難以定位。創作迄今多達四十餘部作品,涵蓋視覺、劇場、裝置等,著重於討論人與機器的關係。曾於2013年受邀於臺北市立美術館「迫聲音—音像裝置展」展出作品。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