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幻由人生,東方壁畫山水交織法式電音時尚的浪漫仙境之旅

❝《聊齋誌異》中有個故事:孟龍潭和朱孝廉兩位旅人偶涉一禪寺,朱舉人驚嘆於寺中壁畫的栩栩如生,宛如散花天女拈花微笑,他對畫中一名垂髫少女一面傾心,身呼飄飄,如駕雲霧,轉瞬間已進入畫壁仙境,與少女共枕眠。兩人邂逅、相愛、分離,朱舉人恍然又回到古寺,舉目再望拈花人,螺髻翹然,不復垂髫矣,老僧笑曰:「幻由人生,老僧何能解?」❞

擅長以舞蹈劇場敘事的法國當代編舞家普雷祖卡首度改編東方傳奇,以新作《壁畫》La Fresque初登臺中國家歌劇院舞台,作為該作品的亞洲首演,歌劇院更是法國現代芭蕾天團此次合作的共製單位中唯一的國際劇院。過去作品中,普雷祖卡從不以陳腔濫調說著老掉牙的故事,避免重複了無新意的視覺意象,而是挖掘故事中潛藏的意涵,讓舞者抽象的肢體增添個性,提供新的敘事觀點,例如以《白雪公主》探討當代社會的母女情節,毒蘋果呼應科技與醫學發達帶來的青春永駐,切入兩代女人間的競爭與衝突。不同於古典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典雅唯美,普雷祖卡的版本以直接豪放的肢體表達濃烈的情慾,對照男女主角激情的生離死別。

 

2016他受巴黎市立劇院總監Emmanuel Demarcy-Mota之邀為青少年族群創作一齣芭蕾舞劇。他希望跳脫《吉賽兒》、《睡美人》等耳熟能詳的西方經典童話,從世界各地的童話傳說(如非洲、大洋洲、亞洲等)尋找靈感,最後被《聊齋誌異》短篇「畫壁」如幻似夢、充滿詩意的情節深深吸引,他認為這個中國傳說具有不可思議的當代性。一名男子因迷戀年輕女子的美貌,情不自禁地闖入畫布的繽紛世界,對照於今日的數位時代,年輕人沈迷在網路世界的虛擬實境,嚮往走入另一個異次元空間探險,是完全可以想像的。

 

為青少年創作的初衷,讓他像孩子般重新沈浸在天馬行空的世界裡,他希望讓故事架構寫實易懂及編舞風格回歸純粹,藉由舞蹈劇場讓觀眾找回孩童時代的純真與作夢的能力。關於《壁畫》的編排,他腦中一開始就有清楚的架構與意象,但作品的骨肉精髓,他邀請舞者們一起漫遊於每個故事場景,共同創造、建構、交流、演化。他信任自己的舞者,因此給予他們即興的空間發展舞作。哲學家尼采有言:「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虛度的。」雖邁入耳順之年,普雷祖卡日復一日地跳舞,從自己的身體裡面尋找靈感,也用自己的身體和舞者對話,在一丟一接的互動下書寫畫中奇幻之旅,他說整個過程非常的動人。 (1)

 新作《壁畫》絕對讓人驚艷!改編自中國傳說,卻不見庸俗老套的文化符號拼貼。普雷祖卡和默契十足的設計團隊以抽象寫意的筆觸點綴東方色彩,有別於過去作品的華麗浮誇,《壁畫》的風格絕美洗鍊卻又變化萬千,巧妙融入法式浪漫異想與低調奢華的時尚感。設計全才Constance Guisset 打造黑色魔幻舞台,結合畫龍點睛的亞洲皮影元素;Éric Soyer的燈光設計時而絢麗、時而朦朧,細緻的光影流動營造虛實交錯的詩意氛圍。法國電音團體Air的成員Nicolas Godin二度擔任音樂設計,以電子音樂為基底,融入工業搖滾、流行、重金屬、電玩音樂等編曲風格,同時以擊樂襯托劇情節奏與舞蹈層次感,以大量弦樂烘托東方基調。延續《一千零一深夜》的俐落剪裁時尚風,Azzedine Alaïa的服裝設計以深色系為主,穿插紅、綠、藍等色彩,唯獨讓女主角穿上亮眼的白色連身裙,呼應她荳蔻年華的清新及純真。

舞作中經典的一幕,五位長髮披肩、身著細肩小洋裝的女舞者在紗幕下若隱若現,以時裝雜誌模特兒的姿勢定格登場,光影迷濛之下的性感身形引人遐想,這畫面抑是古代後宮佳麗圖,又如當代摩登櫥窗女郎,兩位旅人看得出神。剎那間畫中仙女竟活了起來,隨著重低音的電子迷幻樂自在舞動,她們甩著長髮、 裙擺飛揚、繞著圓圈,有次序地跟著音浪起伏,似無意識地重複著同樣的動作,那畫面如一種神秘的儀式,又帶著宇宙般真空的超現實感。接著她們跳出畫外世界和男舞者相遇,有意無意地挑逗著他們,如同慾望城市裡邂逅的夜店男女,細膩流暢的肢體對話釋放著情慾的流動。日籍女主角Yurié Tsugawa是整齣舞作的一大亮點,在獨舞與雙人舞中表現精湛,身體的自由度令人驚艷。

 

《聊齋誌異》原作蒲松齡對「畫壁」傳說刻劃的精妙之處在於女子的髮髻,那是朱舉人畫中奇境留下的唯一線索, 他初入古寺時,白衣仙女長髮輕垂在肩上,象徵著未婚的黃花閨女,當朱舉人跳出仙境回到凡間,古寺壁畫上的拈花仙女盤著高聳翹然的髮髻,象徵著新婚少婦,髮髻變成他們跨時空愛情的見證。這個概念巧妙地貫穿整齣舞作,從影像、舞台、服裝設計到編舞皆有驚喜:單色的投影圖騰帶有髮絲的筆觸;成串的黑色髮束由舞台從天而降,舞者們與之纏繞共舞;五位女舞者的秀髮如墨筆,用身體潑墨揮毫,肢體動作從長髮飄逸的狂野到紮上髮髻的典雅。

 

普雷祖卡高明之處在於以古喻今,從清代的聊齋傳說投射當代都市浮世繪,也從繪畫藝術暗藏的神奇超現實力量,探討栩栩如生的影像如何使人類著迷,朱舉人經歷的畫中世界究竟是兩個跨時空的交集還是自我內心慾望的投射幻覺?整齣舞作游移在兩種曖昧的氛圍裡:一方面呈現凡人與仙女愛情故事的浪漫,像是人們渴望逃離現實,追求夢中桃花源;另一方面瀰漫令人不安的奇特陌生感,像是人們害怕夢境幻滅,一覺醒來就需回歸現實。

 

黃粱一夢的短暫令人惆悵!真實世界與想像世界是否真有分野?夢境與現實的界線在哪?幻由人生,到底是莊周做夢變成了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了莊周?若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是每個人意志與表象的投射,何謂真正的真實?若人類已有能力創造虛擬實境,是否代表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真有交集? 朱舉人的奇幻之旅讓壁畫轉化成一個超越性(Transcendence 的空間,普雷祖卡以這齣舞作發出強烈的宣言:若我們仍有作夢的能力,哪怕稍縱即逝,精神世界將在人類靈魂中永恆地存在著,不會如感官世界中的物質有著消亡失去的可能。

 

備註

1.壁畫創作幕後花絮影片 Ballet Preljocaj, La Fresque - Les coulisses de création (2016), 7 Juin 2017


 撰文│林君育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