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關於安傑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繼改編經典作品《白雪公主》、《一千零一深夜》,享譽國際的法國當代編舞家安傑林・普雷祖卡三度訪台,新作《壁畫》La Fresque向東方取經,靈感源自中國經典文學『聊齋誌異』中的短篇傳說,以魔幻時尚的現代芭蕾大氣揮毫,浪漫抒寫蒲松齡的奇想之旅,探索夢境與現實的模糊疆界。❞

普雷祖卡1957年生於法國巴黎近郊,父母為阿爾巴尼亞難民,當年為逃離獨裁者恩維爾霍查(Enver Hoxha)的極權統治而移居法國。普雷祖卡在共產氛圍濃厚的外國移民社區長大,一般法國人眼裡發展落後的移民社區,卻讓他充滿眷戀。

 為何走向舞蹈之路?他說孩提時被一張照片觸動,那是俄羅斯舞蹈巨星鲁道夫・紐瑞耶夫(Rudolf Noureev 一個優美的彈跳,由內而外的光彩蕩漾在臉龐,讓年幼的他發覺舞蹈如何昇華一個人的存在。他從小接受古典芭蕾舞訓練,隨後曾與Karin WaehnerMerce CunninghamZena RommettViola FarberQuentin Rouillier等多位不同國籍的前衛編舞家學習現代舞,之後加入法國新舞蹈運動先鋒Dominique Bagouet的舞團工作,直到1984年和Michel Kelemenis 共同完成第一齣編舞作品《殖民地冒險Aventures Coloniales》後,隨即創立「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 Ballet Preljocaj」。

 他於1987年赴日本學習能劇,回國後首次受邀亞維儂藝術節,以法國英雌聖女貞德為主題的作品《Hallali Ravée》廣受好評,開始在法國舞蹈界展露頭角。跨文化的出身與多元的學習經驗,對於早期普雷祖卡創作風格的影響甚鉅,他總是嘗試跨越形式,打破古典芭蕾與現代舞的界線,從容遊走於傳統歌劇院芭蕾舞劇,與前衛當代舞蹈劇場的現代編舞風格。他曾說:『舞蹈對我而言一直都是一種戰鬥,對抗我的家庭、對抗移民社區裡無法理解的人們,接著我以我的舞團延續這場戰鬥,對抗主流古典學院派的舞蹈體系。(1)』對他而言,重點不在於舞蹈的形式為何,無關古典、現代、街舞或武術,他真正在意的是編舞的組成如何建構一種獨特的風格,讓舞蹈作為一種言之有物的媒介,也是表達情感的媒介,探討時事議題或反應日常生活風景。

 1996年普雷祖卡舞團受邀進駐法國南法艾克斯普羅旺斯(Aix en provence),艾省政府更於2006年重金禮聘法國建築師Rudy Ricciotti,量身為舞團設計了一個漂亮的地標建築「黑樓Pavillon Noir」作為國家舞蹈中心,成為該省知名的景點,除了是舞團排練創作基地,更致力於舞蹈藝術扎根地方,定期舉辦工作坊、講座、公開彩排,亦邀請藝術家駐村及國外舞團演出。

音樂是普雷祖卡創作的一大靈感來源,他樂於穿梭在古典、現代、流行、電音等音樂光譜。大膽前衛的編舞風格為古典音樂注入新的生命力,諸如:浦羅柯菲夫的《羅密歐與茱麗葉》點燃男女主角炙熱的愛慾死別;韋瓦第的《四季》讓舞者以赤裸的軀體歌頌自然循環的生命禮讚;在史特拉溫斯基的《春之祭》中,悲傷殘酷地呈現代社會中被男性用暴力、強勢剝奪的女性;從馬勒交響曲的壯麗樂聲中,舞出格林童話《白雪公主》迷人誘惑的魔力。此外,他也和前衛音樂家約翰.凱吉合作實驗性作品《空的動作Empty Moves》,與法國浪漫電音天團Air合作《近似生活經驗 Near Life Experience》等。普雷祖卡非常注重作品的精準度,尤其重視音樂和舞蹈間的關聯,他將編舞動作的拍子切割得非常細,舞者肢體時而大膽奔放,時而簡潔俐落,時而柔美如流水,巧妙地漫遊於多變的樂曲旋律中,追求音樂和舞蹈在劇場中的完美平衡。舞譜對他的創作來說極為重要,他說:「舞蹈對我來說並非曇花一現般地稍縱即逝,它近乎一種失憶的藝術,抒寫編舞能喚對醒舞蹈的記憶。」 他從1989年開始運用班尼斯動作譜(2) 紀錄每齣作品的舞蹈編排動作,完整保存作品的編舞概念與風格,也增加每次經典舞作重置的效率與準確性。

 除了嘗試以不同類型的音樂編舞,普雷祖卡對於和其他領域藝術家的跨界合作樂此不疲,他的作品在服裝及舞台設計方面展現獨特的時尚品味,《白雪公主》的服裝設計由時尚頑童Jean Paul Gaultier操刀,巴洛克式的華麗風格彰顯強烈的戲劇張力;突尼西亞裔的時尚設計師Azzedine Alaïa將神秘唯美的中東元素注入《一千零一深夜》的服裝設計,全方位設計師基瑟Constance Guisset以回教繁複多變的圖騰與剪影,打造具變幻性又帶有象徵層次的異國場景;《羅密歐與茱麗葉》冷冽堅硬的舞台以法國漫畫教父Enki Bilal 的作品為藍本,呼應不同階級的禁忌之愛如同活在專制主義的囚牢;阿爾及利亞裔當代藝術家 Adel Abdesseme受邀擔任《重返Berratham》舞台設計,用極簡的鐵絲網在亞維儂教皇宮的中庭廣場打造黑色意象舞台,暗喻戰爭的殘酷與暴力。

 普雷祖卡的創作觸角亦跨足影像,曾參與多部短片和電影製作,如愛馬仕香水廣告,也將作品《花園誘惑Le Parc》的雙人舞拍成法國航空形象廣告。2016年他在威尼斯影展發表和紀錄片導演Valérie Müller共同執導的首部電影長片《波麗娜 Polina》,由影后茱麗葉畢諾許主演,講述一名俄羅斯芭蕾舞者如何找到自己真正的跳舞之路,盡展藝術時尚兼具的絕美視覺風格。

 遊刃有餘地跨越古典、現代或前衛風格,安傑林・普雷祖卡是法國最具影響力的編舞家之一,三十年的創作生涯已累積超過五十齣編舞作品,目前舞團共有24位正職舞者,每年演出與國際巡迴超過一百場。他曾被紐約時報讚譽為最具才華之編舞家,獲獎無數,更經常受邀替世界各大芭蕾舞團和劇院編舞,如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紐約市立芭蕾舞團、柏林國立歌劇院、莫斯科大劇院、里昂歌劇院芭蕾舞團、義大利斯卡拉大劇院等。

備註

1.Berthier / J-C. Duclos / B. Vidal, Angelin Preljocaj présente "La Fresque", sa dernière création, à Aix-en-Provence, Culturebox (avec AFP),  21 Sep. 2016

2.1955
年在鲁道夫・班尼斯(Rudolph Benesh)和瓊・班尼斯(Joan Benesh)在倫敦發表班尼斯舞譜(Benesh Movement Notation),亦稱為Benesh Notation Beneshe Choreology,是一種以美學和科學觀點記錄人類肢體動作的舞譜系統,借用了五線譜的概念代表人體從腳、膝、腰、肩及頭部之五條水平線,配合前、後、左、右的符號來記載舞者的動作細節,如同曲線穿過線譜被畫下來,它能和樂譜配合使用。自1970年代被英國皇家芭蕾舞團和舞蹈學院廣泛採用。

撰文│林君育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