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現代音樂大師 再現傳奇攝影師的愛欲妒恨

❝2014年, 柏林攝影博物館一場結合音樂、舞蹈、戲劇、影像的多媒體演出《攝影師》首演大為轟動,這齣以英國傳奇攝影師麥布里奇情殺悲劇為文本,由現代音樂大師菲利普.格拉斯創作的多媒體劇場, 在塵封三十餘年後,由旅德藝術家孫尚綺重新詮釋,廣獲好評。誰是麥布里奇?孫尚綺如何透過藝術手法,昇華悲劇為藝術?❞

英國傳奇攝影師麥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e,1830-1904)是當代攝影藝術先驅,他透過「動物實驗鏡」(Zoopraxiscope)發明了革命性的動態影像拍攝,是現代攝影技術的一大突破,原本靜止的影像忽然開始律動,促成了電影藝術。

麥布里奇在專業領域的成就改變了人類歷史,私生活則是轟轟烈烈的一頁傳奇。1982年, 現代音樂大師菲利普. 格拉斯(Philip Glass )受「荷蘭藝術節」(Holland Festival )委託創作,以麥布里奇極富戲劇性的情殺史實為本,創作了樂曲《攝影師》The Photographer,以戲劇、音樂會、舞蹈切分為三幕劇的結構, 探究麥布里奇的情愛糾葛。2014 年, 臺灣旅德編舞家孫尚綺受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Ensemble KNM Berlin)邀請, 重啟這齣封箱超過三十年的作品,在柏林攝影博物館(Museum für Fotographie )世界首演。這個全新的《攝影師》版本在柏林大受好評,接著受邀至科隆、巴黎巡迴演出,終於在今年受臺中國家歌劇院邀請,在中劇院演出。

傳奇攝影師 麥布里奇的妒恨情殺

麥布里奇生於英國,20 歲那年以賣書人的身分移民至美國,30歲那年,在返英途中於德州發生馬車意外,頭部遭受重擊,幸運生還。在英國修養期間,他開始學習攝影技術,很快就展現了驚人天賦,發明攝影專利,從此展開攝影師的生涯。1867 年他回到美國,在優勝美地谷(Yosemite)拍攝了一系列的黑白風景照,山川、樹木、峭壁、雲朵都炯炯有靈,構圖精巧,色調沉穩,迅速成為知名的風景攝影師。

1872 年,他42 歲,與21 歲的佛蘿拉.莎爾克羅斯.史東(Flora Shallcross Stone )結褵。兩年後他發現年輕的妻子有外遇,對象是哈利.拉爾金斯少校(Major Harry Larkyns),進而懷疑與妻子生養的幼子根本不是他親生的。妒火熾熱,他找到了拉爾金斯少校,舉槍殺了對方。當時麥布里奇已經是非常知名的攝影師,此情殺事件轟動全美,透過報紙傳播到全世界。審判期間,他以精神異常為由,指之前在德州的馬車意外重創他的頭部,導致精神不穩定,性格趨向暴烈。最後陪審團雖不採信他的精神異常說詞,但仍以「正當殺人」(Justifiable homicide )為由,判他無罪。他的妻子在1875 年死亡,兒子流落到孤兒院,終生與父親幾乎無交集。

現代音樂大師 轉繹悲劇人生

當年審判留下了許多文字記錄,成為格拉斯的音樂創作素材,音樂的調性充滿20世紀現代音樂特質,以極簡、重複、抽象的曲式,詮釋這場三角戀悲劇。當年的演出規模龐大,三幕演出長達三小時,動員樂團、歌者、演員、舞者,配合多媒體投影,是一齣充滿野心的劇場史詩大作。《攝影師》原曲有錄音室版本,至今仍有再版發行,但或許是演出規模太龐大,表演難以重現,只留下極少的影音記錄,成為劇場界一則傳說。

2014 年,柏林攝影博物館展出麥布里奇攝影作品,除了靜態展覽,館方取得了格拉斯音樂版權,找上了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希望在博物館裡演出《攝影師》,讓這齣封箱超過三十年的劇場傳說復活。

塵封30年 孫尚綺重啟《攝影師》傳奇

透過舞者引介,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的負責人湯瑪士. 布恩斯(Thomas Bruns)與孫尚綺接洽,孫尚綺深深被這個戲劇性強烈的故事吸引,欣然接下此挑戰。

格拉斯授權《攝影師》重演,條件是不准樂團更動音樂作品本身,樂團必須依循原始樂譜創作演出,但整個演出規模、形式則不受限,樂團享有創作自由。孫尚綺開始親自尋找80年代初期的首演資料,發現當年的演出只留下稀少照片,他根本沒有機會看到當年的演出錄影,也無法取得與格拉斯直接溝通的管道,只能透過格拉斯的經紀公司傳達訊息。在研讀麥布里奇史料之後,他決定在不改變格拉斯音樂框架的原則下,把原本的3 小時演出,縮短為70 分鐘,且不沿用30 年前的盛大群舞,舞台只剩三位舞者,以更清簡的美學,詮釋麥布里奇的妒恨情殺。三位舞者同時也必須身兼演員,不僅要在台上起舞,還要承擔說詞的重任。

在攝影博物館內演出麥布里奇,攝影絕對是美學中心,孫尚綺決定以投影的方式,邀麥布里奇的攝影作品上台,與樂團、舞者對話。樂團、舞蹈、戲劇、投影並置,新世紀的《攝影師》定型,多媒體創造多重視覺焦點,層層剝開攝影師的愛恨。

新世紀《攝影師》 清簡美學照見人性

此新世紀的《攝影師》版本,2014年在柏林攝影博物館進行世界首演。博物館內並無劇場設備,地板就是舞台,牆壁就是投影布幕,架設燈具,就地搬演麥布里奇的三角習題。

在博物館內起舞,在歐洲是個常見的演出模式,知名編舞家莎夏.瓦茲就常受邀以大型舞作為博物館開幕,包括柏林猶太博物館、柏林新博物館、羅馬MAXXI藝術博物館等,都是以她的舞作為新館揭幕,近作則是漢堡易北愛樂廳。孫尚綺與莎夏.瓦茲合作多次,在她的「博物館系列」擔任重要舞者,熟稔博物館空間的多重可能。他把柏林攝影博物館的展館轉化成簡單的表演場域,白牆打上動畫投影,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在舞台右側,三位舞者在樸素的地板上起舞。觀眾看完靜態攝影展,接著在同個博物館內欣賞動態的多媒體劇場表演,《攝影師》成為當年柏林藝文界演出盛事,馬上獲得好評。

孫尚綺與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合作的《攝影師》,不僅是向麥布里奇致敬,也是向格拉斯的音樂致敬。70 分鐘的演出,舞台色調宛如泛黃老照片,觀眾翻開老相簿,隨舞蹈、音符進入與麥布里奇的三角對峙。孫尚綺的編舞充滿現代舞的抽象語彙,重複的舞蹈動作呼應格拉斯的音符創作,三位舞者身體拉扯,製造戲劇張力。多媒體投影把麥布里奇的重要作品以動畫方式呈現,但並不誇張,舞台焦點依然在三位舞者身上,在投影上沒有剝奪劇場獨有的人味。

孫尚綺的創作,在盡情揮灑與簡約節制之間取得了優雅平衡。樂團的人聲、器樂表演,在舞台上現場演出,創造即時的獨特音樂氣場。麥布里奇的情殺故事本身就誇張,若是藝術家更進一步渲染,《攝影師》可能會走味成肥皂劇,孫尚綺與樂團在美學上做了許多煞車,70 分鐘的演出長度剛剛好。孫尚綺表示,格拉斯的經紀人有來欣賞演出,對於此版本非常滿意。《攝影師》在柏林攝影博物館演出之後,隔年移師至柏林河岸劇場(Uferstudios )演出,接著至科隆、巴黎演出,每一場觀眾反應都非常熱烈。

這次在臺中國家歌劇院演出的《攝影師》,特別啟用幾位臺灣在地樂手、歌唱藝術家,舞者也與之前巡演的版本有異。《攝影師》是臺灣編舞家與歐洲藝術家的跨界合作,臺灣觀眾終於有機會現場聆聽格拉斯樂曲,見證臺灣與歐洲藝術家如何在舞蹈、戲劇、音樂、影像等多媒體的碰撞下,重建麥布里奇的怪誕與妒恨。


延伸閱讀:

一定要認識的攝影師

動態影像拍攝第一人──麥布里奇

麥布里奇是攝影史上非常重要的名字,到底他做了什麼革命性發展,影響了攝影與電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邱誌勇教授幫我們解答。

Q 麥布里奇透過「動物實驗鏡」(Zoopraxiscope),發明了動態影像拍攝。這項技術的突破,對攝影、電影產生了什麼重大的影響?

A 在攝影術發明之初,儘管攝影術在科技與化學兩個面相上的發展有著突破性快速的發展,眾人仍認為攝影術僅能展現事物的「靜態」影像,但因為麥布里奇的出現,徹底改變了人們對攝影的想像,並擺脫攝影盡是靜態影像的窠臼思維。其貢獻不僅讓人們相信當時的技術可以記錄連續動態影像,並詳細捕捉事物動態景象的細節,更直接啟發了愛迪生發明電影攝影機(Kinetograph),以及活動視鏡(Kinetoscope)契機。 其實,麥布里奇發明的動物實驗鏡是將連續性拍攝下的圖像繪製於玻璃圓盤的邊緣,當圓盤快速旋轉時,人們便會因為「視覺暫留」(Persistence of vision )與「飛現象」(Phi phenomenon)的作用, 眼前出現一個活動影像(Moving image ),而這個原理也直接地對電影的誕生產生絕對性的影響,簡言之,麥布里奇不僅開創了攝影藝術的新篇章,更為電影時代的來臨揭開序幕。

Q 麥布里奇的攝影技術對臺灣攝影發展的影響?

A 以我自己大學主修攝影,以及對臺灣攝影藝術各個世代的了解,雖然對於麥布里奇使用12 架照相機,對行進中馬的運動姿態進行實驗的歷史版本不盡相同,但對於攝影藝術家來說,麥布里奇幾乎是無人不曉。因為臺灣攝影史的發展較西方晚,運用的設備與技術幾乎都是奠定在麥布里奇或愛迪生等前衛攝影發明家之上,與其說麥布里奇發明的攝影技術對臺灣攝影藝術有直接的影響,不如說對臺灣攝影藝術的發展存在著攝影史考究上的深度影響。回顧臺灣攝影藝術史,仍有許多藝術家不斷執著早期攝影技術的傳統,例如:濕版攝影術、針孔攝影等。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