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俄國劇場敘事的改革者、世界三大拓展心靈疆界導演 德米特里.克雷莫夫首次來臺 翻轉對莎士比亞喜劇印象

2017 /10 /19


俄羅斯名導,最擅長營造強烈視覺張力與演出效果的德米特里.克雷莫夫
(Dmitry Krymov),將顛覆所有人對戲劇的印象,從觀眾席演到舞台,「劇場的手法大師」用大戲偶展現纏綿悱惻的溫柔情感。本周五、六、日在歌劇院演出的《仲夏夜之一切如戲》,由「 2012世界莎士比亞藝術節」 (World Shakespeare Festival) 委託,靈感來自莎士比亞的喜劇,這齣已在俄羅斯與歐洲巡演約31場的節目廣受好評。

歌劇院藝術總監王文儀表示:「歌劇院巨人系列以藝術家的視野出發,這次邀請全球最重要的導演之一克雷莫夫,將不同於以往的莎士比亞帶來臺中,這是一個沒有仙后、沒有搗蛋帕克的仲夏夜。故事主人翁皮樂默思和席絲比 (Pyramus and Thisbe),是後世所有愛情故事的始祖,但在這個版本裡他們不是人,而是兩個需要用10名演員才能操控的巨大戲偶。演員與偶一起都在演戲,非常高難度,卻也異常動人。」記者會特別走進中劇院,體驗巨大戲偶創造的無與倫比魔幻,台上演員的滑稽敘事動作,讓整場演出輕鬆、有趣,卻又精準掌握《仲夏夜之夢》的重要意念,喜歡劇場的朋友,千萬別錯過難得機會!

 

站在巨人肩膀上神聖傳承,開創設計師劇場的新局面
德米特里.克雷莫夫的創意手法,不僅三度拿下俄羅斯劇場最重要的金面具獎(地位同美國東尼獎);在2007年的布拉格世界劇場設計四年展,他帶領學生設計的俄羅斯館,也奪下當年設計大獎,時至今日,他的劇團已獲世界各大藝術節爭相邀約演出。克雷莫夫表示:「這不是一齣完整的莎士比亞戲劇,只是《仲夏夜之夢》劇本的最後一段,工匠們要演戲給國王看,卻好比小水滴可以見到整片汪洋的全貌,一探莎士比亞的整個創作;及演員的信仰,是為了讓觀眾相信他們的信仰,以及劇場裡的發生的每一件事。」

克雷莫夫的父親是蘇俄20世紀舞台劇巨擘,但父親怕猶太姓氏會為他引來安全問題,因此決定讓他從母姓,甚至在30多歲時暫停俄羅斯劇場工作12年,轉投身歐洲繪畫、裝置藝術領域,成績斐然,在劇場環境耳濡目染長大,加上設計背景與被打壓的經歷都化為他創作的源泉。2004年他與學生共同創立克雷莫夫劇場實驗室,發表作品《非常童話》,不僅獲得俄羅斯當代劇場名導安那托利.瓦西列夫邀請移至莫斯科戲劇學校長期演出,更被譽為莫斯科劇場新美學「設計師劇場」(designers' theatre)的起點。設計師劇場意指:在排練場裡沒有導演,沒有演員,只有設計師們互相激盪的視覺創意,使用物件、繪畫和視覺構圖來說故事,這也是讓他迅速在俄羅斯及歐洲劇場迅速竄紅的原因。

 

劇場敘事的改革者 視覺構圖主導 將劇場化身遊樂場
他捨棄傳統文本的敘事觀點,以拼貼視覺方式,赤裸裸地呈現他對舞台的想像。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蔡柏璋,2012年在俄羅斯看過他的演出後極度讚賞,他打破以往只讓觀眾看到戲劇成品演出或寫實主義劇場的傳統,讓觀眾如同在看魔幻創建的過程一樣精彩。這齣戲裡有德米特里.克雷莫夫劇場實驗室成員、莫斯科戲劇學校劇場幕後工作人員、歌劇演員、雜技演員等,而擔任作曲的卡茨馬波多夫(Kuzma Bodrov),更是連獲兩個國際青年作曲家大獎的作曲家。波多夫表示:「演出時演員的每個動作、燈光的投射在樂譜上好像都有位置,差了一分一毫,導演要傳遞的意思就會不同,所以即使是混亂的場面,其實都經過精心設計。」

此次演出事先邀請篤行國小舞蹈藝才班,以及募集暗藏在觀眾席的群眾演員,讓這次舞台上多了熟悉的面孔,不論哪一種身分的演員,克雷莫夫都能將他們安排得恰到好處。克雷莫夫表示:「我對莎劇仲夏夜之夢裡,準備搬演戲中戲的那群工匠最有共鳴,每次看到演員們即將上台,觀眾就要進場的那一刻,都會興奮不已。」他表示為了做一場好的表演,將結合各種矛盾與衝突,滿溢的情緒,失語的橋段,精確無誤的語法錯誤,完美的口吃結巴,以及充滿魅力的業餘半吊子,而這齣劇絕對會有笑有淚,會試圖用這表演呈現莎翁的一切;他的各種激情,尤其是他對於戲劇的熱情,因此他很希望臺灣的觀眾會喜歡這樣的演出。

 

德米特里.克雷莫夫仲夏夜之一切如戲》10月20日週五19:30、10月21日週六14:30、10月22日週日14:30登場,周日場次更有演後座談,歡迎觀眾準備打開心房不設限,迎接瘋狂顛覆想像世界!!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