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國光劇團再創「臺灣新美學京劇」 清宮大戲《孝莊與多爾袞》首登臺中國家歌劇院

2016 /10 /18

清宮戲是近年兩岸影視熱愛取材的戲劇類型,許多人不知道其實清宮戲也是京劇特有的傳統,自《金鎖記》、《百年戲樓》、《康熙與鰲拜》齣齣精采好戲之後,國光劇團以原創、當代性奠定台灣京劇新美學的特色,在兩岸京劇界裡獨領風騷。繼清宮戲首部曲《康熙與鰲拜》獲得高度好評之後,國光劇團將推出清宮戲第二部《孝莊與多爾袞》,111213日在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演出兩場。

國光劇團深根臺灣二十年 再創臺灣「新美學京劇」

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則回憶,三十年前,兩廳院的開幕季國光劇團獻演京劇《勾踐復國》及《新文姬歸漢》,三十年後另一個國家級演出場館開幕,《孝莊與多爾袞》具現了國光劇團一直以來,自編導演全面探索「新美學京劇」的核心價值。結合國家藝文獎得主王安祈老師、國寶級京劇名伶魏海敏、唐文華、溫宇航等人,用京劇的表演手段及現代的視角來觀看人性的深度,呈現出臺灣在地人文特色的作品

01 國光劇團團長張育華致詞(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以滿清開國盛事祝賀歌劇院開幕

國光劇團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孝莊是清史上的開國皇后,她不掌握朝政,不居其位,卻為兒子順治甚至之後康雍乾的盛事,奠定了政治基礎,因此特別挑選清朝開國的故事改編,祝賀歌劇院開幕。並寫出她與攝政王多爾袞之間,一段經國治世的國局開展過程中,既有情亦有義的歷史故事。

記者會現場,國光劇團特別安排了三位備受矚目的京劇新生代精彩示範,武生戴立吾及青年旦角林庭瑜分飾少年多爾袞及大玉兒,黃詩雅反串小皇帝福臨,並以戲曲串接方式介紹唐文華、溫宇航上場。溫宇航說:「我飾演的洪承疇是明朝降將,在歷史上是個反面人物,但我認為他是個生存欲望很強烈的人。在劇中我也在舉手或眼神中,表現出他愛戀大玉兒的心境。」唐文華則說,多爾袞是個大男人,他雖不能直接表現出對孝莊的愛,卻用行動證明自己深愛孝莊。

05 林庭瑜飾少年孝莊(左)、黃詩雅飾小皇帝順治(右)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06 林庭瑜飾少年孝莊(左)、戴立吾飾少年多爾袞(中)、黃詩雅飾小皇帝順治(右)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09 溫宇航致詞(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10 唐文華致詞(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兼容文學與劇場表演藝術的新美學

《孝莊與多爾袞》的劇本由王安祈與林建華共同編寫,王安祈說,她認為孝莊與多爾袞間的歷史結果是明確的,但結果是怎麼造成的卻沒有定論,也因此讓藝術家可有發揮的空間,「編劇時我和史料是競合的關係。沒有違反歷史的結果,並加入自己探索歷史的過程。」王安祈在劇中運用「弓」與「鷹」為隱喻,帶出歷史與人性的關鍵象徵。「弓」是絞死多爾袞母親的工具,對多爾袞而言是最可怕的東西,卻也是草原民族生存方式的象徵。「鷹」雖不在劇中出現,卻是代表滿蒙兩族的重要圖騰,王安祈用此隱喻人如何求生存,及如何駕馭人與人的關係。結尾並以「後設」觀點由孝莊視角回顧自身的定位格局,呈現兼容文學與劇場表演藝術的新美學。

02 藝術總監暨編劇王安祈致詞(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音樂推波助瀾 《孝莊與多爾袞》氣勢磅薄

唱腔音樂設計李超則謙稱,《孝莊與多爾袞》有三大吸引人的元素,劇本好、演員好、音樂部分則不能自己評論,他用音樂凸顯劇中的三個意象:代表靈魂的鷹,代表精神的馬,及代表力量的弓。他也透露孝莊是一國之母、唱腔要穩、要優美,同時也帶著悲痛與愛戀。且為符合現代觀眾的聽覺,全劇沒有傳統京劇的慢板,而是特別設計了具有慢板的優美,但又不拖的唱腔。

03 唱腔音樂設計李超(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國光劇團精銳盡出 魏海敏 唐文華 溫宇航三大名家同台飆戲

《孝莊與多爾袞》編創掌握「因人設戲」的原則,為魏海敏、唐文華、溫宇航設計孝莊、多爾袞、洪承疇三大主角,程(硯秋)派青衣王耀星飾演多爾袞之母阿巴亥,武生戴立吾及青年旦角林庭瑜,則是演少年時期於草原相會的大玉兒與多爾袞,兩位青年旦角黃詩雅反串娃娃生福臨,凌嘉臨則飾演玉兒的貼身丫鬟蘇茉兒。國光劇團的當家演員、年輕演員輪番上陣,可謂精銳盡出。

12 國光劇團大合照(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JPG

清宮大戲觀賞無障礙

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認為,清裝戲風格特殊,「京白」爽脆、表演風格大方。她說:「京白聽起來像普通國語,演出時還有字幕輔助,觀眾可以毫無障礙的進入劇情。」而京白要說得好,聲調的高低起伏、抑揚頓挫,都暗藏了文本的玄機,且穿著花盆底鞋演出,更是考驗演員的腰腿功力。歡迎民眾一起走進劇場,欣賞時代洪流中的人物悲劇。更多節目及購票資訊詳洽歌劇院官網兩廳院售票系統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