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劇場的青春,教你細細品味那些蠢蠢欲動

❝青春,是一種揮灑的態度——無關年齡。青春年少的歌劇院,願用這七個青春態度的藝術節目,跟所有朋友一起重塑青春。❞

「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 Taiwan International Festival for the Arts)是臺灣在亞洲表演藝術上的重要品牌,今年在國 家表演藝術中心的整合之下,「歌劇院2017台灣國際藝術節」(NTT-TIFA)於焉誕生,展現不同於TIFA臺北的節目風格與勁道。

2017年歌劇院用「青春」作為策劃主題,這個青春不是青澀粉嫩的膚淺青春,而是一種從蠢蠢欲動、華麗潑灑、甚至於到 轉動創新的動能,「NTT-TIFA」之於中臺灣,是一個動詞,掀起中臺灣表演藝術風潮。

2004年大型崑曲舞台劇《青春版牡丹亭》首演,而這個古老的劇種,就在白先勇老師號召下,透過兩岸藝術家的聯手合作, 從此在全球起死回生、展露起更加耀眼的光芒。杜麗娘「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怨、便酸酸楚楚無人怨」的情愫, 深情款款地被現代劇場保留發揚。成功重現400多年前湯顯祖浪漫思惟的白老師,當時67歲——他大刀闊斧地完成人生夢想, 從此讓世人有了一個文學與劇場完美結合的傳承,而這個資產,世界與華人社會一起受益。

白老師80大壽的今年,謹以《青春版牡丹亭》在臺中首演向白老師致敬,他不僅讓我們體會了崑曲的美麗,更讓我們體認, 青春永駐的祕訣原來是對夢想無止境地實踐與追尋,而且只要願意開始,就從不嫌晚。

久違的羅伯.威爾森(Robert Wilson)與柏林劇團(Berliner Ensemble)合作的《彼得潘》(Peter Pan),優秀的演員與製作團 隊,全方位展現了威爾森冷調而昇華的劇場美學,歐式歌舞酒館的微醺陶醉氛圍,功勞來自獨立樂團可可蘿絲(CocoRosie)自 在斑斕的音樂以及演員的出神入化;同樣塗白臉龐的《小木偶》(Pinocchio),由法國最重要導演喬埃˙波默拉(Joël Pommerat)執導,維持一貫古靈精怪卻淡露憂傷的基調,娓娓道來童話故事中的小木偶想掙脫桎梏、想跟別人一樣又想保有自 由的生命旅程。夢境般曖昧隱喻的美感,小木偶的矛盾心情、說謊行為、學習尊重的過程,像極每一個人的成長禮,格外讓人 認同疼惜。

這兩位20世紀最重要的導演,分別將小時候的童話故事搬上舞台;他們傳達了人生中許多來不及理解的真實,而為了不再 讓生命質地繼續荒蕪,他們用劇場說明了青春歲月時常常忘記的細膩品味人生片段的能力。

舞蹈節目,引薦給各位的是睽違臺灣15年的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er)。這個全球編舞家最希望合作的舞團,舞者有最頂尖技術與表現力,是一支思想與行動結合的菁英團隊。三個舞作,有統一的精準與敏捷,而包裹在不同編舞家 的人文熱情底下時,卻又變化出各種絕美、冥想、激勵、內斂的風貌:優雅的爆發力,是這個舞團無可取代的特色。

特別要提的,是舞者群中的吳孟珂。這位來自於臺中、21歲便勇敢地隻身前往歐洲參加專業舞團的甄選,並且以精湛的舞 技獲得荷蘭舞蹈劇場的青睞,目前已是舞團終身舞者的她,將在這次演出中展現被評論家視為「美得令人屏息」的詮釋力。多年後回到家鄉演出,孟珂帶給我們的是青春追逐夢想的義無反顧,以及過程中克服寂寞懷疑、重獲樂觀自信後的奕奕神采。

在古典音樂會的策劃上,優秀的曾宇謙透過歌劇院的媒合,與指揮大師艾薩-佩卡.沙隆年(Esa-Pekka Salonen)率領的英 國愛樂管絃樂團(Philharmonia Orchestra)演出兩位最拿手的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特別讓人期待。

國內節目的安排,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以及由明華園開枝散葉、致力於兒童歌仔戲發展的風神寶寶兒童歌仔戲團,不約而 同地將文學作品改編。前者是用安徒生童話的《夜鶯》發展各式可能的人偶,而人偶所透露的安靜詩意與活靈活現,映照著人類的心境與表情,技術與美感都無與倫比;後者則改編了金鼎獎作家哲也的《晴空小侍郎》,主人翁用善良拯救了妹妹跟鬼怪, 讓人們放心的一種價值觀在歌仔戲的率真中獲得應證。

青春,是一種揮灑的態度——無關年齡。青春年少的歌劇院,願用這七個青春態度的藝術節目,跟所有朋友一起重塑青春。


回上一頁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