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




空間介紹

臺中國家歌劇院得天獨厚,在這完美建築之內,
有三座專業劇場以及一個多功能空間「角落沙龍」;
如果再加上藍天白雲下的廣場、戶外劇場、與屋頂的空中花園,
歌劇院可說從裡到外、從地面到屋頂,都是魅力的舞台。


space_01.jpg

大劇院

大劇院以溫暖紅色為基底,優雅大方地迎向觀眾,共享近距離的感動。

位於場館二樓,總計2007席,包括大劇院二樓1502席、大劇院四樓431席,以及左右包廂74席。在空間設計主要以創造環境的寬敞舒適魅力,為確保觀眾良好觀賞視野,採3D環繞包覆,觀眾進入場域能感染到洗鍊愉悅之氛圍,在觀眾席採歐式配置橫向連續二十席之配置,以斜坡型分為一樓及二樓,在乘坐舒適度上,每一張座椅下方,皆有良好的空調出口,讓觀眾感受舒適溫度。

演出形式歌劇、音樂劇、戲劇、舞蹈、音樂會。

中劇院

中劇院以海藍色為基底,具有多變性的靈活空間。

位於場館二樓,總計796席,在空間上設計為縮短舞臺與觀眾的距離,活用建築空間之流動性, 不規則型態及深度運用,使觀賞無障礙,中劇場空間空間更為緊密,可創造靈活自由的變化性,臨場感更為十足,為是中劇院最大特色。在建築空間上,透過現代手法與語彙詮釋,讓生活有了新的定義。

演出形式歌劇、音樂劇、戲劇、舞蹈、音樂會。

小劇場

黑盒子小劇場,位於地下室二樓,為固定座位200席的空間。以自由型態構成,對應各式各樣實驗性劇場表演。

劇場內空間為黑色基調,由兩面直線牆面及兩面曲線牆面構成,其中曲線牆面可 人感受自然形成之聲洞的氛圍。其中一面牆升降門開啟後,可與戶外劇場相連,提供超乎想像的創作可能性。

戶外劇場

佔地約1,000 ㎡,圓形座位區設計,詩意盎然。周圍栽植的樹木,成為最自然的空間界定。與室內小劇場的連接運用,成為絕無僅有的演出創意舞台。

角落沙龍

位於一樓,充滿創意與思想的人文空間,激發無限想像,適合展覽、沙龍講座、影片放映。

演出形式展覽、沙龍講座、影片放映。

空中花園

位於六樓,由室內電梯或樓梯到達。進入空中花園,彷彿置身獨立的宇宙行星體系中,適合舉辦露天音樂會或戶外電影。

演出形式露天音樂會、戶外電影。
開放時間同場館開館/閉館時間。

曲牆

歌劇院整體建築除了邊界之外,幾乎沒有直線,總共以58個曲牆、29個洞窟組成,內部空間大小不一,彼此存在區隔卻又相連,如同細胞分裂的狀態,象徵歌劇院的建築是有機體,使建築突破固定式的邊界,是仿生建築概念的實踐。

呼吸孔

歌劇院有「表層上的」及「在量體內綿延不絕的」呼吸孔,象徵自然界是透過各種具有孔洞的管狀元素彼此連結組成, 透過孔洞獲得陽光、空氣、水。

外觀牆面上的圓圈在夜間會發光,有些是暗藏燈光, 有些仰賴場館內部的燈透出幽微光線,使各個孔洞的亮度都不同, 就像是生物體內各物質之特性不同的特色。

壺中居

歌劇院外觀不論玻璃牆面或水泥牆面,都是如同酒瓶般的形狀,設計師伊東將之稱為「壺中居」,意味著欣賞表演藝術讓人酩酊,讓人醉心。

初胚

初胚=實體大試做模型(mockup)

在營建初期,為了伊東先生設計的「曲牆」結構,花了非常多時間確認施作工法,曲牆的工法技術,在日方試做了一片曲牆單元後確認可行,但當初在臺灣營造業界僅掀起了一片觀望的氛圍,直到與伊東豊雄合作蓋出「高雄市運主場館」的互助營造嘗試製作曲牆初胚成功才又看到了一線生機,然而互助營造斥資千萬確認可行後,決定不進行投標,歷經五次流標之後,始由臺中在地的麗明營造正面迎接歌劇院工程的艱鉅挑戰。

最後廠商麗明營造做了這座實體大試做模型,製作的單元體就是對稱內凹涵洞之左側,因當初評估此處為整體結構最複雜的部份。製作完成後經相關單位確認施工工法、精度、結構強度均符規定,並經過伊東先生認可後,才允許進行曲牆結構施作是保障建築主體結構安全與品質的。也可以說,有這個施作模型的成功,才有了後來的歌劇院主體。

任意門

歌劇院外部周圍藏了3個任意門,看似沒有其他走道,打開門能去到心之所向之地,就像劇場一樣,打開門就是另一個魔幻時刻。而這個門其實是只出不進的逃生門,在緊急時刻能即時疏散民眾。

防火水幕系統

曲牆上一點一點如同星座分布連成的一條線是引進日本榮獲世界專利的防火水幕系統,每一個點都是一個噴頭,當偵測到火災發生時,就會降下細細的水幕,能夠阻隔煙、熱、防止火災蔓延、並淨化火災所揚起的懸浮微粒,增加歌劇院的安全性!

輻射冷卻地板

1F空間的地板底下,全部都暗藏機關喔!其實在大家的腳底下鋪設有冰水管線,可以大幅降低空間溫度,歌劇院也是臺灣少數使用輻射冷卻地板的地方之一,第一個使用此技術的,是同為伊東豊雄設計的臺大社科院辜振甫先生紀念圖書館。

由地板向上送風,循環排氣口則設置於空間上部,使舒適之冷氣保留在地面以上2公尺處,降低人體感受溫度,熱量則蓄積於空間上部並排出,達到節能冷卻之效果。

地面上一個個圓形的孔蓋,是輻射冷卻地板的出風口,走在上面可能會有些許「瑪麗蓮夢露」風格出現。特別注意此非排水孔!千萬注意不能讓液體流入,否則機器可能會損壞,若是有味道的液體(如飲料),更會影響空間裡的氣味。

雲門

這是藝術總監文儀姊最喜歡的歌劇院照片之一:「一個穿透的視線有三種層次的包覆,然後在這裡好奇心就被燃起,想知道這個建築怎麼做到的?但同時間卻也體會到一種被神秘與未知所震攝的感覺,四週似乎立刻靜謐下來,人開始被空間引領着進入沈思,這種沈思感,是現代人最缺乏的,而歌劇院建築卻有這個功能」。

望過去,像雲一般層疊出現,如「雲門」一般;而歌劇院中能以臺灣最重要的藝術團體「雲門」作為命名,也是恰到好處的緣份。

當下光影鐘

作者:董陽孜+姜樂靜

在1樓售票台口,抬頭往上看,會看見曲牆挑高的天井,為歌劇院邀請董陽孜老師與姜樂靜建築師,在此處設置兩人共同設計製作的公共藝術作品:當下光影鐘。

劇場是時間的藝術,時間對於劇場而言更是不可或缺存在,此一藝術時鐘除具有功能實用性外,更有象徵上的重大意義。利用場館本身曲牆建築,複合時間的流動感。讓時鐘不止有指出時間的功能,更成為存在於建築本體內不可分割之藝術再造。

本作品將藝術家董陽孜授權之“無聲的樂章”局部,組構後雷切成板相接成環;投光成影于曲牆面上。抽象線條之美經由動態的形變後更為豐富,一分鐘一圈之轉速詮釋了秒。

在歌劇院裡掌握「當下」之美好。

醉心海

在大迴旋梯的小洞穴,裡頭藏了一座電梯,與一片寧靜的「醉心海」。如果站在裡面,抬頭張望,會看見一條雪山稜線;低頭探看,會看見光源點點,相互輝映,煞是美麗。

酩酊溪

伊東先生的設計理念強調自然,因此在歌劇院的外圍設計了蜿蜒的水道,依傍在建築物旁。

為了實踐歌劇院是流動的空間,伊東先生在設計上特別將內外水道連結起來,看似水道打破牆的界線,自在穿梭於歌劇院的內外,希望藝術也能如水道一般,穿梭在你我的生活之中,令我們為藝術日日酩酊愜意、享受生活。

布輪海

創作者/楊偉林

材 質/布輪、棉麻線、藍染、光碟、迴紋針、訂書針、玻璃珠、絲綿

本作品為纖維藝術家楊偉林2013年參加日本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所創作的「布輪海」前後所延伸的系列,包括《浮島》與《海蛞蝓之夢》兩部分。灰藍色的布輪呼應著歌劇院川流內外的水道,觀眾是一顆顆的水滴,帶著期待的心從四方匯流至歌劇院,化身一片片布輪於歌劇院大廳一隅漂浮錯落。

材質上,運用工業打磨用布輪原本螺旋縫製的特色,結合邊拆邊染的多層次天然藍染手法,形成片片相異的藍色漣漪。數千個布輪懸曳在挑高空間中,拋出藍光與律動。當觀眾走入空間,身體將感受到布輪搖晃旋轉的波動,鼻子嗅到藍染的獨特氣味,進入身在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的夢境。

部分布輪繡上了玻璃珠,從海洋退回潮間帶,藍色雨絲下是水中繁衍的生命。亦將布輪聚合後做成花朵般深淺游離的島嶼,仿若從海洋回望陸地。浮島既是臺灣珍貴的生態棲息地,也暗喻我們處境的漂泊浮動,島嶼下是絲綿雲朵,牽繫着意欲著陸的白色根系。

本作品於2016/12/31結束展覽。

陸府藝角

「藝角」是財團法人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與歌劇院共同合作打造的,一個匯集閱讀、教育、藝術展覽、休憩空間的綜合生活美學空間,一個永遠值得你坐下來的藝術角落。

26週年的陸府,深耕在這塊土地,一路歷久彌新的初衷:以「建築向大自然移借多少綠地,就還給大自然多少綠地」的理念,不斷在都會中創造自然,在城市植入一座座的森林與生態跳島。與自然共存的美好,一處處都會中的森林美地,一座座新價值、高品味的隱富聚落,就是陸府的堅持。

路過藝角,記得坐下來聆聽精心挑選的樂音,隨手翻閱、咀嚼知識,你也能透過藝術的指引,找到心靈最安適的處所。

布穀鳥的家

走在二樓大劇院中劇院的廊道,抬頭往上會看見小屋子,像是布榖鳥的家,整點還會有鳥兒出來報時。

但這其實是消防設備的一種,稱為可動式放水型撒水設備,由裡頭的偵測器及探測器確認火災發生後,會自動向火源處噴水以達滅火之功能,是高科技的防災設備喔!

落地垂簾

為日本織品設計師安東陽子的作品,木質感營造自然風格,簡潔素雅。

歌劇院二樓為挑高設計,曲牆容易使聲音傳遞及繚繞、產生回音。在人潮流動較大的劇院大廳迴廊加設簾幕及地毯除,除美觀舒適外,還兼顧吸音維持場館寧靜的功能性。

紅毯迴旋梯

整條紅毯的迴旋梯,不僅可從2樓直達5樓,在3樓處還能從落地窗望向夏綠地。

翩翩

中劇院公共藝術─蘇孟鴻《翩翩》

「翩翩」於文學中形容事物飛行輕快、飄動、連綿不絕、文采優美、建築高聳臨空等意象,蘇孟鴻以圖地反轉的手法,結合藝術家的側臉及市民的臉在蝶的翅膀中,而蝶與鳥穿梭於花與樹之間,如同樂章與表演在空間中飛揚,人們也在藝文薰陶中,感受心靈與身體的自在享受。

Tutu廳

站在TuTu展示廳,歌劇院漂亮的曲型牆面一覽無疑,踏入時彷彿進入一片雪地,左邊有微微的光線透過來,使弧線更加優雅。每回來到這裡,都能感受到伊東先生的苦心,他精心保留了一個桃花源,讓一些不必利用劇場舞台的藝術家,可以在這裡隨心所欲。

然而,這個完美的圓弧空間卻是視覺展覽的一大挑戰,傳統的策展或佈展方法,在這裡都不管用,必須想辦法轉彎,也因此創造了最別巨匠心的好展覽,讓創意DNA的能量展露無疑。

內凹對稱涵洞

壺中居是整體建築物唯一完整可見的內凹結構,形狀有如壺的剖面,是壺中居概念的延伸;上方對稱凹陷處位於歌劇院的五樓,以曲面象徵生物體中水份、氣體的流動連貫內外,一氣呵成,更是良好的共鳴空間。

貓道

若從大劇院觀眾席抬頭往上看,將看到一圈紅色的「天使光環」,環繞處有如樂高狀的凸起,中間暗藏的,就是劇院最神祕的地方:「貓道」。

「貓道」顧名思義是貓走的地方,在劇院中專指觀眾席上方負責安置燈光的「天空走廊」,工作人員將行走於貓道之上,提供演員臉上最完美的面光。除此之外,若有朝一日「歌劇魅影」能在歌劇院上演,那座大水晶燈便會懸掛在貓道上,從觀眾席正上方滑下來。下回進劇院,不妨仔細看看,上面有沒有藏了一位Phantom?

風的花。花的風

為日本家具設計師藤江和子的作品,就像離開無止境的洞窟、走出到屋頂庭園、被包覆在無止境廣大天空和草木的桃源鄉中,享受自然。

就像城市中的綠洲,讓人體驗天空、風、陽光、花朵、綠意所形成的完美空間。

臺中國家歌劇院 National Taichung Theater